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无忧中文网 >> 前夫高能 >> S3.E22.大围捕

69,

李维斯依照宗铭的吩咐关闭了门窗, 锁死, 然后回到沙发上, 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不知道是脑控还是凶杀的惨案。

想想这惨案的受害人将是自己,他莫名有些兴奋, 而且还有点想笑。

茶几上摆着他用来码字的基佬紫笔记本电脑, 桌面上是他写了一半的新章节, 光标在最后一段的末尾闪烁着, 仿佛某种令人心跳加速的倒计时。

定定坐了片刻, 李维斯活动了一下手指,接着写了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墙上的电子钟发出轻微的“擦擦”声。分针走了四分之一圈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四周的空气起了变化,时空变得异常安静,连气体分子的震动都似乎减缓了。

他迟疑着停了手,站起身来往窗外看了看,温暖的阳光从天际洒落下来,凋零的树木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摇晃, 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而安适,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凶手已经来了吗?他有些不确定地想。

然而就在他将这念头在脑海中转了一圈的工夫,安静消失了, 一种若有若无的震动开始在四周回荡, 仿佛有极细的羽绒从天空洒落下来, 掉在琴弦上, 发出几乎听不见的声响。

李维斯闭上眼睛,用大脑追寻那纤细微弱的声音,想象自己正一步步接近琴弦,侧耳静听……

更多的羽绒洒落下来,纷纷扑在琴弦上,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嘈杂……渐渐地,羽绒变成了羽毛,羽毛变成了石子,不过一两分钟,石子变成了巨大的陨石,“哐哐哐”地落在琴上,几乎将琴弦砸碎!

强烈的眩晕袭来,李维斯晃了一下差点摔倒,扶着窗户睁开眼,发现视野有一种奇异的扭曲,四周所有的家具边缘都带着重影,仿佛摘掉3D眼镜看立体电影一般,让人双眼发胀,头晕目眩。

他来了!

李维斯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咚咚、咚咚……他几乎能听见太阳穴血流涌动的声音!

一波又一波震颤袭来,一次比一次更加清晰,李维斯口干舌燥,天灵盖剧痛,连带着肩颈都难受起来,不得不扶着墙回到沙发上,仰躺在那里休息。

虽然他已经被宗铭的超级脑影响了很多次,但还从没这样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力量,这力量太可怕了,简直像是某种蚀骨焚心的魔法,变幻出千万只毒虫在他的大脑里跑动啃噬……

两分钟后,李维斯连滚带爬冲进卫生间,把刚刚喝下去的咖啡和水全部吐了出来。

震颤似乎过去了,看来凶手并不打算一次性把他赶尽杀绝。李维斯在流理台上洗了一把脸,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色异常苍白,眼中浮起细细的血丝。

他不知道王浩和齐冉是不是也这么厉害,或者这个“觉悟”并不像他们那样拥有暗示和操纵的能力,只会攻击人的大脑。

如果像宗铭说的那样,每一个被改造后的人能力都不一样,那幕后操纵这一切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仅仅是实现他们的愿望,让他们可以代替上帝为所欲为吗?

不等他深入思考这个问题,第二波袭击又来了。不知为何,这次李维斯的反应小了很多,头疼虽然仍旧很严重,但恶心感基本上没有了。

是因为吐空了的缘故吗?还是凶手减弱了攻击力度?

不,不可能,对方不可能一上来下杀手,之后再慢慢减弱,按常理推断,他的攻击程序应该是反过来的。

唯一的解释,是自己的“免疫力”在起作用,经过一次攻击之后,自己的大脑渐渐适应了这种入侵强度,开始屏蔽它的干扰了。

果然,第三次攻击再来的时候,李维斯已经没有太大感觉了,只躺在沙发上闭目休憩便熬了过去。

三次之后,对方停止了攻击,不知道是放过了他,还是在酝酿什么别的阴谋,李维斯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门铃响了,UMBRA上桑菡发来消息:【开门,是我。】

李维斯打开门。桑菡吓了一跳:“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他在攻击我。”李维斯摸了摸额头,道,“刚刚已经有三波了,可能第四波很快会来。”

桑菡迅速双肩包里掏出电脑,接上他用来码字的那台笔记本,皱眉道:“他在入侵你的系统……你的摄像头在被调用。”

“啊?他看见我了吗?”李维斯有点意外,笔电摄像头旁边的灯似乎一直没亮过。

“还没有,不过快了。”桑菡四下看看,问,“宗铭和焦磊呢?让他们躲开点,不要被凶手发现这里还有外人。”

“宗铭出去了,正在赶回来的路上,焦磊在隔壁于天河家。”李维斯说。

桑菡一反平时弱鸡死宅的模样,直接从双肩包里掏出一把枪,说:“你待在这里,让他在摄像头上监控你,尽量装作被攻击很难受的样子,我现在出去把他找出来!”

“……”李维斯看着他患有肩周炎和颈椎痛的清瘦的身躯,懵懂少年般不谙世事的年轻的面孔,诚恳道,“还是我出去找他吧,你在这里扮演我好了。”

桑菡看出他眼中的怀疑,下眼睑抖了抖,说:“其实我身手还可以,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弱不禁风。”

“不。”李维斯想了一下,对他说,“那人有超级脑,离得越近感受越强,你会受不了的,我已经经历了几波了,多少有点承受力,所以还是我去比较合适。”

桑菡还要争辩,李维斯拍肩:“电阻妹随时会来,她太鸡血了,你留着这里稳住她比较合适。”

这个理由说服了桑菡,他犹豫了一下,点头:“行,你去隔壁把焦磊喊上,他血厚,正面杠应该能拉替你拉点儿仇恨。”

李维斯说好,从他手里把枪接过来:“借我用用,我的留在石湖农场没带来。”

桑菡点头答应,从兜里掏出一个追踪器给他:“你拿着这个,距离对方五米内它会震动,震动越强离得越近……你万事小心。”

李维斯带着追踪器,握着枪离开了屋子,敲开对面的门。焦磊看见他手里拿着枪,吓了一跳:“出啥事了?凶手来了吗?”

“来了。”李维斯说,“宗铭还没回来,我让桑菡在家扮演我,凶手应该就在这附近,我们分头出去搜一下吧。”

“好!”焦磊鸡血起来,跑进去拿了一整套的双立人pollux,将两把小号尖刀往腰带上一别,大号主厨刀握在手里,问李维斯,“还有个磨刀棒,要么你拿着?”

“……不用了,我有枪。”李维斯拒绝了他的好意,说,“走吧。”

这栋楼是私家洋房,结构并不复杂,他们住在顶楼,近距离内可供凶手藏匿的地点非常有限,除了楼梯间,就只有天台了。

李维斯和焦磊进了楼梯间。焦磊小声问:“往上往下?”

李维斯想了一下,天台地方大,又有凸出的阁楼作为掩护,应该是凶手的首选。但通往天台的门只有业主才能刷开,凶手如果没有备用卡,很可能进不去,而楼梯间平时很少有人会用,所以藏匿在这里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我往上去天台,你往下搜楼梯间,随时保持联系,看到可疑的人马上通气。”李维斯说。虽然焦磊战斗力可能更强,但凶手是个超级脑,既然自己有免疫力,理应去更危险的地方。

焦磊没有多想,点了点头便悄无声息地迅速往楼下跑去。李维斯深吸一口气,握着枪上了天台。

刷开通往天台的小门,明亮的阳光立刻洒了进来,李维斯小心翼翼探头看了一眼,没发现有什么人影,于是走了出去,贴着墙一点一点搜寻着凶手的踪迹。

四个单元,八座阁楼,李维斯刚刚绕过两座阁楼,就听见焦磊在蓝牙对讲里“咝咝”一声。

凶手居然躲在楼梯间里!

李维斯迅速转身,握着枪往楼下跑去,刚进楼梯间,便听到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焦磊在对讲里急道:“他看见我了!他正在往楼下跑,你进电梯下一楼拦住他!”

李维斯冲出楼梯间,按了电梯,所幸这个点儿没什么人,电梯几秒钟便到了,他疾步跑进去,按了一楼。

电梯飞速下降,到达一楼。李维斯跑出去一脚踢开楼梯间的门,兜里的追踪器刹那间狂震了起来,紧接着,只听“咚”的一声,一个黑影掠过他眼前,直接从上一层的楼梯中间跳到了下一层的楼梯中央!

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穿着黑色兜帽衫、深蓝牛仔裤,戴着棒球帽和口罩,背上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双肩包。他落地后踉跄了一下,李维斯毫不犹豫地举枪对准,喝道:“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那人身形一顿,回头,浅咖色墨镜后面露出一双漆黑而冰冷的眼睛。他看了一眼李维斯手里的枪,毫不犹豫地飞身而起,再次越过楼梯扶手跳到了更下层。

“Shit!”李维斯不敢开枪,拔脚追了上去,对焦磊吼道,“他进了地下车库!去出口拦他!”

“好!”

李维斯一路狂奔跑进地下停车场,远远看见一个黑影晃了一下,往向南的出口奔跑,忙对焦磊道:“他往南跑了!”一边说着,一边往黑影追去!

那人动作极为灵活,在车辆之间飞快穿梭,形如鬼魅。李维斯几次差点追上他,都被他以刁钻的角度折跑掠过。两人一前一后跑出地下停车场,焦磊正好从外面冲进来,伸手往腰间一摸,一柄尖刀脱手而出,擦着黑衣人的胳膊飞了过去。

细细的血丝从那人胳膊上飚了出来,他的脚步因此顿了一下。李维斯大步跑过去,眼看离他只有四五米距离,忽听一阵刺耳的锐响,一辆黑色京瑞轿车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来,直直撞向他的方向!

“!”李维斯大惊失色,就地一滚躲过车头,整个人被带了一下,一个后背撞在墙壁上!

黑色轿车急刹车,原地一个甩尾停在黑衣人身边,那人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跳了进去。当焦磊赶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迅速启动,撞断停车场出口的档杆,像出膛的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焦磊冲着车尾再次甩出一把飞刀,不敢强追,跑过来看李维斯:“你怎么样?撞到没有?”

李维斯后背剧痛,头晕眼花,连滚带爬地站起来,掏出手机打宗铭电话:“你到哪儿了?凶手跑了!黑色京瑞两厢,车牌号4Z6G……”

“知道了。”宗铭在那头简短地回答了一句,挂了电话。

李维斯大口大口喘着气,只觉心脏狂跳,仿佛要冲出胸口一般,良久才缓过一口气儿来,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问焦磊:“你看清他了吗?”

“没。”焦磊气馁地摇头,走到无米开外捡起一把蔬菜刀,说,“有血,他被我划伤了……还有那辆车,我感觉我好像扎上了轮胎,就是不知道扎透了没有。”

两人站在车库门口,对视片刻,同时叹了口气。

物业接到档杆断裂的警报,派了两名保安过来查看情况。李维斯对他们解释说有人想潜入自己家,自己是出来追贼的,又请他们把刚才的监控调出来,查一下那辆黑色京瑞的车主是谁。

保安带他和焦磊去物业办看监控,一行人刚走到物业中心门口,李维斯的电话响了,是宗铭:“抓住了,出来吧,我们在小区南大门西侧的十字路口。

李维斯精神一震,留下焦磊去查监控,自己一路小跑往宗铭说的地方跑去。

那辆黑色京瑞被宗铭开着车怼到了人行道上,左侧大灯碎裂,洒了一地的玻璃碴子。焦磊甩得一手好飞刀,那车的右后轮胎被扎穿了,已经整个瘪了下来。

宗铭站在驾驶室车门边,冷然看着车里的人:“下来吧。”

李维斯跑过去,惊讶地发现车里坐着的竟然是钱卓民,探头看了一眼后座,是空的,座位的垫子上洒着几滴血,显然是凶手留下的。

“不对,他们有两个人!”李维斯对宗铭说,“他只负责接应,真正的凶手是个年轻人,逃跑的时候被焦磊刺伤了!”

宗铭对钱卓民道:“开后备箱。”

钱卓民面无表情地打开后备箱,李维斯掀开看了一眼,空的,没有人。

“他跑了。”李维斯心下一阵沮丧,四下看看想要找到那个黑衣人,然而完全看不到对方的踪迹——时间过去这么久,那人肯定已经跑远了。

“别找了。”宗铭说着,按住了他的肩头,“别着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还有钱卓民,白小雷的人正在赶过来,一定能撬开他的嘴。”

但愿吧……李维斯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点了点头。宗铭发现他满身尘土,脸色煞白,担心地问:“你怎么了?受伤了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摔了一下,没事。”李维斯将桑菡的枪交给他,“阿菡的,他在家里假扮我,那人入侵了你的笔记本,开启了摄像头。”

宗铭接过抢别在后腰上,回头对钱卓民道:“钱老师,我怀疑你与一宗谋杀案有关,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钱卓民面无表情,一语不发。宗铭掏出手铐将他的双手拷住,这时一辆警车飞驰而来,白小雷的人和本地派出所的民警赶了过来,将钱卓民带走了。

“回去吧。”宗铭说。李维斯要上车,宗铭又把他拉住了,观察了一下他身上的尘土痕迹,揉了揉他的后颈、右肩和腰椎,问:“疼吗?”

揉到腰部的时候李维斯抽了口气,疼得抖了一下。宗铭脸色一变,掀起他的衬衫仔细看了看,又捏了两把,松了口气:“没事,皮外伤,我晚上给你推一推就好了。”

李维斯被他一抓一揉才感觉自己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又酸又疼,京瑞车带他那一下太狠了,他整个后背撞在墙上,摔得不轻

不过宗铭说没事,应该没事吧。

两人回到家里,焦磊已经把监控录像拷贝回来了,正在和桑菡研究。桑菡把南北大门的监控都看了一遍,说:“他们不是一起来的,黑衣人先到,京瑞司机一刻钟后才来,我怀疑他们期间通过电话。”

“京瑞司机是钱卓民。”宗铭说着,将他的枪还给他,“查一下钱卓民的手机,也许能确定对方的身份。”

“又是钱卓民!”桑菡皱眉道,“他和凶手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每次都能在我们马上抓到人的时候出现?”

“应该是同伙吧。”宗铭说,“白小雷的人已经把他带走审问了,晚一点我过去看看。”

焦磊想起自己甩出去伤了凶手的那把飞刀,从厨房里撕了一个保鲜袋装起来递给宗铭:“你把这个带过去给鉴证人员看看,这上面是凶手的血,上次李维斯捡到的那个纸杯子上没能提取到足够的DNA,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宗铭给他竖了个大拇指:“好刀法。”

焦磊不好意思起来,挠头道:“生疏了,其实我瞄准的是他的腿,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扎上,唉,搁在从前绝对不会失手的。”

“回头练练吧。”宗铭说,“我现在开始考虑吸收你进我们处了,今天的事证明血牛得配俩,一个不够。”

“谢谢领导赏识!”有望成为警察叔叔,焦磊马上鸡血地给他敬了个礼。

宗铭掏出手机给他发了个位置,把车钥匙丢给他,说:“你去接一下于天河吧,我接到电话先回来的,这个点儿车不好打,他又不爱挤地铁。”

“好嘞!”

焦磊走了,宗铭让桑菡把监控摄像给自己发一份,将那把沾着血的刀子收起来,说:“我去一趟派出所,和他们一起审一审钱卓民。阿菡,你查一下钱卓民的手机通讯记录,看他在事发前后和谁联系过。”

桑菡点头答应,宗铭又嘱咐李维斯:“别码字了,好好睡一觉,你脸色太难看了……等我回来给你做面条。”

李维斯胃里吐空了,被他一说有点儿饿,便道:“那你早点儿回来啊。”

“尽量吧。”宗铭揉了揉他的头发,走了。

李维斯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想起欧米伽姑娘来,问桑菡:“电阻妹没来吗?”

“没有。”桑菡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说,“可能他听你的话没出来吧,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学校,你一个人没事吧?”

“没事,凶手已经跑了,应该不会回头来寻仇。”李维斯说。

桑菡收拾了东西,背着双肩包走了。李维斯送他到门口,忽然问:“你最近没去看电阻妹么,她不是在帝都集训吗?听说还有演奏会,没请你去听吗?”

“……没。”桑菡表情有点复杂,低头出门,说,“我忙,没时间。”

李维斯下意识觉得他情绪不对,还想再问两句,电梯来了,桑菡回头说了声再见,便匆匆走了。

年轻人真矫情啊……李维斯一边感叹,一边回到屋里,反锁门窗,躺在沙发上准备睡一觉。刚迷迷糊糊有点儿睡意,手机响了,欧米伽姑娘发了微信过来:【太太,你们抓到凶手了吗?】

李维斯强忍困意回:【没,让他跑了,不过抓住了个同伙。】

欧米伽顿了一会儿,问:【凶手是不是和我差不多高,中等身材,穿着黑色兜帽衫,戴着黑色棒球帽和口罩?】

李维斯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起来,诧异问:【你来了?我不是让你别来吗?!】

【我知道,所以我没进你们小区,就是怕给你们拖后腿啊。】欧米伽说,【我追着他的信号到了你们小区南门,就在对面的快捷酒店开了个顶层的房间,用望远镜给你们当瞭望员来着。】

李维斯简直要给这姑娘跪下了:【你看见他了?你看清他长什么样了吗?】

【没,他戴着口罩一直没摘下来,但我拍到了他几张照片。】欧米伽姑给他发了几个图片,说,【他坐着一辆黑色小车出来,在你们小区南门口下车,往东走了一段路,然后进了旁边的一个公共卫生间。我看他身上有血,不敢跟进去看,只爬到窗户上拍了几张照片,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用。】

李维斯接收了照片,打开,发现欧米伽姑娘摄像技术挺好,虽然隔着窗户,竟然照得十分清晰。照片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脱了一边的衣服袖子,在洗脸池前清洗胳膊上的伤口。

如欧米伽姑娘所说,他戴着口罩,拍不到脸,但他裸|露出肩膀和半片脊背完全暴露在镜头下,几道清晰的伤痕像蛇一样爬在他白皙的皮肤上。

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鞭痕。

喜欢前夫高能请大家收藏:(www.5uzw.com)前夫高能无忧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前夫高能最新章节 - 前夫高能全文阅读 - 前夫高能txt下载 - 绝世猫痞的全部小说 - 前夫高能 无忧中文网

猜你喜欢: 我的鬼神郎君冥王大人微服私访记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蛊毒破云罪爱安格尔·黎明篇死亡万花筒光暗之匣天命新娘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诡婳之说请魅惑这个NPC超感应假说天师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青行灯前夫高能丧病大学亲爱的弗洛伊德罪爱安格尔·暗夜篇
完本推荐: 随喜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为你而王全文阅读为你摘下满天星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重生之鸡毛蒜皮全文阅读道场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全文阅读氪金改变世界[综英美]全文阅读大宋的智慧全文阅读在校生全文阅读大文豪全文阅读仵作先生全文阅读重返女神的日子全文阅读雄霸蛮荒全文阅读留香全文阅读万花苏茗全文阅读天地霸气诀全文阅读穿成戒指怎么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金粉小阁老我震惊了全世界旱魃神探觅仙道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青歌涩舞爱无伤男神投喂指南绝代名师病娇毒妃狠绝色卡牌密室(重生)逗比武神重生八零甜宝妻佛系少女不修仙一品容华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乘龙佳婿从1983开始无极帝君栖梧潸潸映弦月隋唐君子演义末世:开局一头基多拉亲爱的绵羊先生器灵:我开局砸死了主角九天神皇一剑斩破九重天朕是红颜祸水我的帝国无双叶安我真是非洲酋长

前夫高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前夫高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前夫高能txt下载手机版 - 绝世猫痞的全部小说 - 前夫高能 无忧中文网移动版 - 无忧中文网手机站